两次延误、飞机上不敢睡,揭秘申花“提心吊胆”的返沪之旅

作者:006直播篮球|足球 分类:体育头条 发布于:2020-03-18 19:04 次浏览

“以前坐飞机不是没有延误过,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从长春回上海,中间在大连经停,一呆就是几个小时,也没觉得有什么,习惯了。但这次不一样,虽然只有半个小时,但确实感受到了什么叫‘度日如年’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着千万别出什么意外,还好最后还算顺利,正常起飞了。”从阿布扎比到迪拜,再从迪拜到北京,最后转机回上海,回想起一路上将近二十个小时的奔波,一名申花队员用“提心吊胆”做了总结:“不担心是不可能的,毕竟现在疫情还没结束,一直到落地上海,出了机场,心才算放了下来,告诉自己,嗯,我到家了......”

一改再改的归程

2月底的训练,申花将集训地点放在了阿布扎比,此前的一段时间里,他们一直驻扎在迪拜。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,一方面,跟申花约好了要踢一场热身赛的石家庄永昌队也住在阿布扎比;另一方面,教练组也希望能给队员换一个训练环境,调剂一下长期集训带来的从身体到心理上的疲惫感。

“当时我们计划在阿布扎比训练到3月下旬或者是3月底,然后从那里回到上海,为亚冠联赛做最后的准备。”申花队在阿布扎比开始训练的时候,亚足联还没有就亚冠小组赛第三轮之后的比赛时间进行过商讨,崔康熙的球队是以4月份踢亚冠为目标进行备战的,这一点也得到了俱乐部管理层的证实:“另外阿布扎比有直飞上海的航班,还是非常方便的。”

尽管从到达阿联酋开始,针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,球队就已经做了多套预案,但很快他们便发现,形势的变化远比他们预期的要快,而申花队员最直接的感受,就是酒店里的人少了,戴口罩的人多了。“因为那边(阿布扎比)跟国内有几个小时的时差,所以在那边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先看一下国内疫情的通报情况,然后就感觉国内的疫情形势越来越稳定,国外很多地方却开始蔓延,阿联酋这个地方刚好又是一个很大的中转站,所以队里要求得非常严格,尽可能地避免跟外界多接触。”

因此,原定在3月底的回程计划也一再提前,毕竟对一度“扎堆”在阿联酋进行冬训的中超球队来讲,能买到机票才是头等大事。由于阿联酋直飞上海的航班都已暂时停飞,最终,申花选择了从迪拜直飞北京,然后再转机到上海的航路,虽然折腾了一点,但是对归心似箭的申花上下来讲,能够踏上回家的归程,显然比什么都重要。

没人去逛机场免税店

对作为中东地区最大航空枢纽、平均每分钟起降四架飞机的迪拜机场而言,半个小时的延误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,但是对等待起飞的申花队员而言,迪拜当地时间15日凌晨延迟起飞的那三十几分钟,却成了足以让他们刻骨铭心的煎熬。

出发之前,队医给每个人发了三个口罩、三副一次性手套,还有一包酒精消毒棉片,并且再三告诫队员,除非是过安检这样的必要,任何时候都不要把口罩摘下来,而且尽可能地不要跟球队以外的人接触。以往到了迪拜机场,球员大多会分散到占地5400多平方米的免税店,为自己和家人朋友选购各种商品,但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申花队员这次“乖”了很多,基本上没有人去逛。

睁着眼睛熬到北京

“其实在国内飞的时候,晚点半个小时都不算什么,坐在那儿聊聊天或者看看手机就过去了,但这次不一样,因为太想早点起飞早点到家了,所以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,然后心里也会担心,为什么还不起飞?是不是有人被查出来有问题啊?是不是不能飞了啊?反正就是瞎想八想。”对于前两天的经历,一名队员在跟记者聊天时直言,真的算是填补了自己人生的一项空白:“上了飞机,基本已经满员了,虽然我们队里的人都集中在一个区域,但是因为我坐的是靠走道的座位,也不太敢睡,想着万一有人从走道过去蹭到你怎么办。说实话,原本我在飞机上是一路飞一路睡的,但是这次在天上飞了七个多小时,我可能真正睡着也就一次,大概十几分钟就醒了,然后再也不想睡了,然后睁着眼睛熬到了北京。”

对于国内的防疫情况,申花方面也提前做好了功课,所以在上飞机之前,所有人员都通过手机填写了健康申报表。下飞机后,在严格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完成相关的检验检疫以及入境手续之后,全队集中到了D岛隔离区,准备乘坐国内航班返回上海。

延误、再改签,终于回到上海

虽然已经尽可能地留足了从北京转机的时间,但是当申花一行人完成各种手续出关之后,还是没能赶上原定的下午飞上海的航班。好在经过协调之后,全队改签到了当天20点20分的航班,而当申花队员乘坐的这个航班起飞的时候,已经到了22点31分。

同样是延误,而且这次延误的时间更长,但是对申花球员来讲,感受却跟在迪拜时不太一样。“虽然在机场不断地被查被检测,但是换一个角度想,说明国内的防控工作做得更加细致也更加到位,作为乘客虽然麻烦了一点,但是从安全角度来讲,肯定更安全了。”

虽然队里很多人都是直到在回上海的飞机上发了一个汉堡之后,才吃了自己从迪拜出发的第一顿饭,但是对归心似箭的他们来讲,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:“尤其是乘务员广播说还有多少时间就要在上海降落了的时候,心情真的是有点激动啊,毕竟从1月份我们去海南开始,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,这次又是这么千辛万苦回来的,能不激动吗?”

16日凌晨,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,一直到推着行李车走出到达大厅,坐上大巴,很多人悬了一路的心,才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。“就是那种真正的放松,坐到车上不到两分钟,我就闭上眼睛睡着了,因为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了......”

作者: 006直播篮球|足球 
版权所有。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。


Ɣ回顶部

 

006直播篮球足球-NBA006直播-006直播赛事直播吧
Powered by Theme by Copyright © 2013-2019 006直播 版权所有

 

关闭
库博体育手机客户端
注册领10元红包